主页 > 十字绣

金灿荣:我估计中美关系未来十年就会比较麻烦

时间:2019-06-05 来源:晰雯91

新战略 new strategy

第五个新就是New Strategy——新战略。新战略实际上就是一带一路倡议,叫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(B&R)。我个人认为,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是近代中国第一个以我为主塑造外部世界的战略。咱们的近代是从1839年开始的,我们虎门炮台被英国联合舰队被炸了以后开始的。1839年春,林则徐虎门销烟,对不对?销完烟以后,英国派了个联合舰队炸我们。近代史就开始了。

然后一直到1949年,新中国开始。现代史开始,那近代史就结束了。那110年中国很惨的,我们历史的基调叫做“救亡图存”,对不对?我记得8月份是不是万科开年会,有个人举了个牌子叫“活下去”,对不对?所以我们的100年相当于概念,“活下去”。

金灿荣:我估计中美关系未来十年就会比较麻烦


救亡,所以那个时候没什么战略,能活着就不错了。新中国成立以后,很长时间我们是有资格搞战略的,但是,国家弱啊、穷啊,是防守型的,所以特别强调你不要干涉我内政,特别强调独立自主、和平共处这些东西。

但是,“一带一路”是一个转折点,它是第一个以我为主来塑造外部世界。“一带一路”最后能不能成,其实现在是没有答案的。我认为这是一个百年战略,几代人努力才能有结果,现在看不出来结果,虽然最后结果我不知道,但是它的提出,本身就代表中国战略的某种变化,这是事实,所以把它叫“新战略”。

新方式,New Approach

这是第六个——新方式。新方式就是双轨制,就是:一方面我们在美国领导的现体制中:WTO、世界银行、国际货币基金组最、(United Nations)联合国本身积极地参与、发声;另一个方面,在美国以外我们建立一些自己的体系,其中最让美国人感到担心的就是我们建立了自己的金融体系:亚投行、金砖银行,还有很多很多基金:丝路基金、中非合作基金、上海合作组织基金、中国东盟基金,这些其实让美国人挺震撼。

因为美国人原来是有点傲慢的,美国认为,金融应该是我垄断的。 因为我是村里的首富,村里的银行账户都应该是我们家的。你中国一长工搞什么银行?结果,中国通过组织农会、、互助会,一下搞了俩,手上还有一堆基金,把他们吓一跳,这叫新方式。

第七个新是新实践——New Practice。

新实践是这样的:首先我们得承认我们有老实践,对不对?老实践就是我前面讲邓主席、江主席、胡主席时代外交的四个内容:大国周边发展中国的多边。这个老实践我们习主席继承了;但问题是,继承完了以后还加了四个:一个是一带一路,一个是保护海外利益,第三个是在外加强文化交流,讲好中国故事、改善中国形象、提升中国力量。 第四个就是开始积极地参与全球治理,参与Global Governance(全球治理),这是第七个。

第八个最后一个,中国提供了全球治理的新哲学——New Philosophy for Global Governance。

全球治理,最早是欧洲人主导的,在二战以后是美国人主导的,现在中国开始参与。原来我们也是参与的,但是是一般地跟随。现在我的主张是:以2015年9月26号下午,习主席在联合国大会系统地阐述中国的全球治理观为一个节点,中国想努力在全球治理上发挥领导作用。

原来我们是Follower,一个跟随者,现在成为Leader,对吧?虽然中国很晚参与全球治理,但是,我们是很有抱负的国家,所以我们一进去就带来了一些新哲学。

我归纳我们中国的全球治理跟美国有四点不同:

第一,我们所有的全球治理方案都是以联合国为中心的,而美国总是以他和他的盟友为中心。

第二,我们的方案都是强调发展,而美国的方案都是强调安全。是谁的安全呢?美国及其盟友的安全。

第三,我们强调国家可以大小不同,利益不同,责任不同,但是法律身份(The Legal status)是一样的,是伙伴。

所以才有前面讲的一个目标叫全球伙伴网络。美国人说,你这个家伙太理想主义了,实际的治理只能是等级制。

现在,在美国领导之下,等级是这样的:美国在第一等级;讲英语的国家,也就是美国的亲戚,在第二等级,英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是第二等级,有时候,美国也会把爱尔兰放进去,但是英国瞧不起爱尔兰,因为英国老打爱尔兰,他(英国)不让他(爱尔兰)进来,但是美国有时候让他进来。这是第二类,他们家的亲戚。第三,就是美国的盟友,五十几个国家,法国、德国、日本、韩国都在里面。

对于这帮老兄,美国也不是完全信任。斯诺登就介入啦,(NSA)美国国家安署所一直监控默克尔和安倍所讲的,后来默克尔知道以后很生气,打电话当面向奥巴马抗议,结果奥巴马是这么回答的,说:对不起,默克尔女士,保证从今天开始不监控你了。这就承认以前是老监控着,这是第三等级。

金灿荣:我估计中美关系未来十年就会比较麻烦

"五眼”情报联盟:美、英、加、澳、新五国


第四等级是一般的国家,Partner:泰国、巴西等;第五个等级是咱们中国——Strategic Competitor“战略竞争者”;第六个等级是俄罗斯,被称为“战略对手”——Strategic adversary 有点区别。第七个等级是Enemy(敌人):排第一位是伊朗,然后阿萨德政权、朝鲜,朝鲜其实还在敌人里边。还有很多其他的非政府组织:恐怖分子、索马里海盗、贩毒集团等,都叫Enemy。第八个等级是最惨的,Shithole Countries——“茅坑”国家。它点名萨尔瓦多贺海地,卢旺达这种国家。这就是当今时代美国在世界中分配的等级。

最后一个,美国坚持干涉内政,而咱们是不干涉内政的,所以中国是带了一些新的全球治理哲学进去的。以上就是八大变化。

最后谈谈挑战,咱们把挑战分成五大类:第一个,现在咱们中国,实际上不管我们主观意愿怎么想,我们已经被推到了国际舞台的中心。我们其实主观上还想待在边缘,别注意我。但是现在我们被推到中心,美国自然就打到我们身上,这跟我们主观意愿没有关系。

当然,我们这几年外交变得比较积极,这也是一个原因,但这个原因很次要。主要原因,还是你的“块头”在那里——已经被迫站到世界舞台的中心。外界对我们的关注态度也很复杂,有些国家很积极地欢迎中国崛起,有些是抵制的,还有些就比较暧昧。像周边中亚的五个斯坦,大部分都是欢迎中国崛起;到南亚,有七个中小国家,老说印度欺负他们,中国有时候会帮他们主持公道,他们还挺欢迎的;东南亚有些跟西方关系不好的国家,缅甸、泰国、老挝、柬埔寨,和我们也不错!

所以,周边的有些国家是欢迎的,有些国家是暧昧的,但还有些国家是公开有点抵制的,对吧?这是周边。那远的地方呢?周边以外,穷国家都欢迎。对不对?非洲、中东、南太和拉美都欢迎。但是富国家是不太欢迎,尤其是美国。现在的麻烦在哪呢?外面关注我们,态度复杂,欢迎中国的国家,坦率地讲都比较穷,又穷又弱,没有什么用是吧?他们欢迎也没有白欢迎,指着我们帮忙,他帮不上忙啊。

可是那些抵制的国家非常有力量,尤其是美国有力量,对吧?世界上的权力资源都在他们手上,对不对?大家想想从科技开始,科技、产业、品牌、市场、军事,金融权和话语权是不是都在他们手上?所以我们中国现在的感觉是什么呢?虽然外界的态度复杂,但我们感觉到的是比较负面的,尤其是来自美国的压力。

这就是中国的一个挑战——我们成了关注点,同时外面的消极因素(抵抗力量)在上升,其中中美关系会非常复杂。另外,台湾问题也在突出。

我曾经讲过,台湾问题是三方游戏,大陆是一方,台湾是一方,美国是一方。我们大陆这边其实是挺淡定的,因为我们觉得时间在我们这,我们就是经济发展慢,也是5%、6%的增长。但(美国)他们还真就比我们慢,也没有说特别好,也就是3%的增长,对不对?台湾也是这样,3%就很满意啦。增长其实是我们的一半,所以时间对我们有利,我们可以等。但这帮老兄有点时不我待,他着急,所以他捣乱,这就有点风险了。

与此同时,另外的非传统安全肯定也会找上我们。随着你的国家越来越强大,关注点多,非传统安全也会有麻烦找过来,包括网络攻击、气候变化带来的灾难频率增加、极端恐怖主义,还有宗教渗透等非传统安全。然后责任越来越大。现在咱们国家是比以前承担了更多的责任,里面有主动的因素,还有很多确实是外部的压力。

西方国家要你多承担责任,发展中国家要你多帮他,无论从哪个角度你都得要多承担责任。那,我们要怎么又承担责任,向国际社会交代,又不要超出我们国力,损害我们利益呢?这是很难把握的。

这就是我梳理以后的几个挑战,第一个挑战就是我们已经成了关注点了,想躲躲不了,需要习惯这个;第二个很具体:中美关系;第三个台湾;第四个非传统安全;第五个要求责任和你的能力相匹配。这是我梳理的未来的几个挑战。

最后讲一个很具体的挑战,就是中美关系。我个人认为,中美关系会进入十年比较困难的时期。过去40年中美关系总体来讲,虽然有波折,但是很成功;但未来十年就会比较麻烦。


从结构上讲,中美关系有这么几个结构变化。美国变了,美国现在非常的焦虑、分裂。先内部分裂,然后焦虑,因此脾气就不好了。原来美国是比较好打交道的,自信、宽容和幽默,现在美国幽默感没了。以前骂他们没事,现在他们马上跟你急,翻脸,变得敏感了,而且喜欢听奉承话。

我前面也讲过,中国也有钱了,脾气也见长,也不好处,脾气也大了。另外,还有一个第三方来搅局,这里面有印度、越南、日本等等。所以整个结构不如以前。还有点,现在的美国总统比较特殊,和他打交道,需要改变思路。原来的是建制派,是比较正常的政治家在管理美国,我们可以预测他们的行为,然出了问题,我们还可以去沟通,现在还真是摸不太准了。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。这个商人总统特别计较经济利益。当然,后面这个因素是比较短期的,如果他不干了嘛,这就过去了,但至少这几年你得琢磨一下怎么跟他打交道。

中美关系最大的问题是,美国把我们的定位变了。过去40年美国对我们的定位是什么呢?美国把我们定位为他不太满意的合作伙伴,他对我们其实是不满意的,经常批评我们,但是最后还是会接受我们是伙伴。最新的定位就是你(中国)是主要的竞争者。今年我们中美关系的焦点就是贸易战和舆论战。

美国这个国家是行动能力很强的国家,这个土豪型国家跟欧洲不一样,欧洲是破落贵族型国家,有了问题会跟你议论半天,坐而论道,说半天。美国还真不是,美国不跟你废话,觉得你是对手,马上就动手,马上就打贸易战等等。对于贸易战和舆论战本身,我个人估计是这样的:舆论战依附在贸易战上,而贸易战,我估计明年中会告一段落。原因是什么呢?

明年的各种信息预示着明年中美国经济会差一点,我们经济会好一点。这样双方的谈判地位就会不一样,到那时,我估计美国会把一些完全不合理的要求拿掉。对他们的合理要求,中国尽量的满足。我们满足他们的合理要求,让他自己撤出非理性的不合理要求,然后就可以达成协议了。所以我觉得明年中达成协议的条件比较成熟。现在,可能达不成协议。

所以,12月1号晚上好像两国元首要在阿根廷见面是吧?大家肯定期待不要太高。但是,我估计明年中是有条件达成协议的,所以贸易战本身到明年中会告一段落。

告一段落以后,隔几年未来还是会常态化。舆论上反正老在那儿,但是由于美国把我们的定位为战略竞争者。所以:我们现在能想到的问题,可能首先还是台湾问题。台湾问题可能会比较麻烦,牵扯到南海。我推算朝核,虽然现在他们直接在谈,但是我估计谈不出什么结果,所以最后还是会出现紧张对抗。东海呢,虽说现在中日缓和,但美国不会希望看到你缓回来,一定会又找个机会去东海搞事儿去。

所以台海、南海、朝鲜、东海,还有现在搞的印太战略,原来它叫亚太战略版,亚太,就是把美国的亚太,也就是东北亚盟友韩国、日本搞定就行,现在他搞印太战略,就是要把它的战略体系从东北亚往东南亚和南亚扩展,要把越南和印尼拉进来为他所用。另外他肯定还会去拉印度、拉俄罗斯。特朗普有一个很大的想法是“联俄制华”,只不过现在美国国内反俄情绪太强,他联不起来。但想法一直在。

还有,对于“一带一路”(美国)肯定会去捣乱,以前他对我们一带一路不太重视,他觉得搞不太成,现在发现小有成果了,所以就要开始捣乱了。另外对于他(美国)最近还有一个东西要注意一下,就是WTO2.0。这是什么东西呢?美国向欧洲、日本提出倡议说我们之间搞三零政策,就零关税、零补贴零贸易壁垒,借搞“三零政策”就搞一个小WTO把我们赶到外面去,对吧? 那些虚的,中国威胁论、人权问题等等,美国他们都会操作。

金灿荣:我估计中美关系未来十年就会比较麻烦

总之,大家要清楚,中美关系从现在开始进入到一个非常长的不太好的阶段。过去中美关系40年基本上是什么呢?基本上是又竞争又合作,比例是50对50。50的竞争和50的合作。现在开始则进入到一个时代,2/3是竞争,1/3是合作,这将是未来的新常态。另外,还有两个风险,有一部分人也想把中美关系带入全面性冷战,甚至在南海台海还会发生热战。

所以这是我们以后的心理准备。第一,中美关系以后会进入到一个竞争占优的一个阶段。第二,还要注意防范这两个危险,我们要避免全面性冷战,最好是避免在南海、台海直接热战,万一真发生了,要想办法控制规模,这就是以后我们要处理的。


来源: 20181123 金灿荣上海观天下讲座文稿 (第四部分)